top of page

睡眠呼吸暫停與磨牙:雙重困擾的解決之道

這兩天大過年的,閱讀了不少外國期刊論文。初步整理歸納了一下,還是從磨牙 這個惱人的問題來下手吧!先來篇科普性的醫學文章,開開胃,潤潤喉,搏個新年好彩頭!


傳統上使用口腔裝置或咬合板在治療睡覺磨牙時,咬合位置可是個大學問。要是設備上的咬合點在臼齒,咬肌抑制反射(MIR)就會一直被壓制,導致牙齒咬合力過大。但要是咬合點在尖齒或門牙,MIR就會重新啟動,咬合力就會恢復正常。

一位學者Luco,他混合OSA裝置(Obstructive Sleep Apnea,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候群),在研發初期就已經把這些原則考慮進去了,效果也是杠杠的。大多數情況下,把下顎往前移到切端對切端的位置,兩周內就能明顯減輕磨牙和緊張型頭痛的症狀。這都要歸功於cuspid bite犬齒咬合,它能重新啟動MIR並控制咬合力。之前的研究也證實了這一點,還有EMG家庭睡眠研究記錄為證呢。


對於那些既有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(OSA)又磨牙的患者來說,這狀況就比較難處理了,麻煩的是,這兩者常常是一起出現的。傳統上大多數OSA裝置都是讓臼齒接觸,這在磨牙的時候就會壓制MIR。結果,患者就會出現磨牙和緊張型頭痛的症狀。美國FDA在關於這些設備的指南裡,也把下顎前移、允許臼齒接觸的裝置列為已知風險之一,可能就是因為MIR被壓制了。磨牙和緊張型頭痛在MIR壓制中的關係可是很緊密的。研究還發現,即使是年輕患者也會出現這種情況,這進一步強調了遺傳因素的影響。


在治療OSA和磨牙患者的時候,考慮MIR可是很重要的。至少有8-10%的人患有磨牙症,高達95%的人在某個時期都遭受過原發性頭痛(包括緊張型頭痛)的折磨。這可是個大問題啊!磨牙症屬於牙科治療的範疇,美國睡眠醫學學會也把它歸類為牙科問題,還指出診斷磨牙症不需要進行睡眠研究。這樣一來,這種治療就成了普通牙科醫生的責任了。


說到SNOSA睡眠呼吸矯正牙套,它跟Luco混合OSA裝置有個共同點,就是把下顎往前移到休息位置,也就是肌肉放鬆的位置,從而啟動咬肌抑制反射(MIR)。這可是治療磨牙和緊張性偏頭痛的一種安全有效的方法。任何牙科醫生都可以輕鬆學習並應用到實踐中去。


在此先綜整這些小小論文回顧的結論!

後續心得,靜請期待。


關鍵詞:#睡眠呼吸暫停、#磨牙、#牙齒咬合力、#緊張型頭痛、#原發性頭痛、#偏頭痛

7 次查看0 則留言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